• <dl id="gwmu8"><menu id="gwmu8"></menu></dl>
  • <dl id="gwmu8"><ins id="gwmu8"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gwmu8"><tr id="gwmu8"></tr></div>

    浮夸之风吹歪了海水稻

    第151期 2018-08-08 10:43:46
    来源:科技日报—中国科技网
    作者:本报记者 张盖伦 编辑:桂楷东
    【编者按】

    “网红”海水稻最近遇上了麻烦。

    海水稻是袁隆平院士领衔的技术团队培育出的一种耐盐碱水稻,研发主阵地在青岛。今年,它已经开始了全国大范围试种。在去年的测产中,海水稻表现不错——一种编号为YC0045的水稻材料最高亩产量达到620.95公斤,超出预期的300公斤。

    在习近平主席2018新年贺词中,海水稻与大飞机C919、量子计算机、港珠澳大桥等一道被“点名”。

    但近日,我国著名水稻专家凌启鸿发表学术文章指出,切不可因有了海水稻而过于乐观。之后,又有公开报道质疑,“海水稻”名不副实,它与海水并不沾边。 这些声音让青岛海水稻研究发展中心感到无奈。该中心技术副主任米铁柱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很多人闭门造车,靠想象进行评论,“不负责任”。 记者梳理了围绕海水稻产生的种种争议。其实,海水稻的科学意义毋庸置疑,只是在宣传手段和推广路线上,还有可待商榷的空间。

    种海水稻是否耗费大量淡水资源?

    青岛海水稻研发中心试种海水稻时,用了海水+淡水混合的方法,配置出不同浓度的咸水,来模拟自然界中不同盐碱地的情况。?#28909;?#21069;文提到的YC0045,其生长全周期内水田含盐量浓度?#28034;?#21046;在0.6%。

    “如果是这样,这一?#20998;?#30340;耐盐性还是比较好的。”童继平给予了肯定。不过,海水的盐度通常为3.0%到3.5%,远高于0.6%。如果要配比灌溉,淡水也得占?#28966;?#28297;水80%以上。凌启鸿在上述《盐碱地种稻有关问题的讨论》中指出,这意味着,耐盐水稻?#20998;只?#26159;需要充足的淡水灌溉作栽培保证。按照每亩稻田用水量在800到1200立方米之间计算,?#35789;?#29992;“淡水+海水”的方?#28966;?#28297;,也得从内地向沿海建设长距离淡水输水工程,投资巨大,缺乏大范围推广的现实性。

    “我们?#28909;?#26159;要在多地试种,那就是要用当地的水土和环境。”米铁柱说,“在青?#28023;?#25105;们用淡水和海水混合,是为了建立实验环?#24120;?#20294;在其他地方试种时,我们当然不会继续用这种方式。我们是在真实的盐碱地中种植,不存在调水的问题。”

    至于是否会消耗大量淡水,米铁柱表示,这要看怎么理解“淡水”。

    传统农业生产用水的含盐量不能超过0.1%,但如果种植海水稻,含盐量更高的水?#26448;?#29992;于灌?#21462;?#31859;铁柱举例说,新疆地区的高山融水,流经地表盐度高的区域后,其携带的盐分就会随之增高,盐度一旦高过0.1%,就无法用于农业。“但在海水稻上,这种水就能继续用。”

    米铁柱向科技日报记者强调,相比在盐碱地上种植普通水稻,海水稻并不会耗费更多淡水资源。“同样是盐碱地,因为海水稻耐盐度高,就不需要用大量淡水洗盐;而且,我们还能利用大量传统农业所不能用的水资源。”

    ?#32487;?#37117;抛?#27169;?#30416;碱地种稻有商业化推广价值吗?

    据米铁柱透露,明年海水稻将进行“区试审定?#20445;?#23457;定通过后,海水稻就能作为商业?#20998;鄭?#38754;向农民销售。

    而李立秋和童继平都认为,从目前来说,推广海水稻的需求并不迫切。

    “种水稻的比较效益不高。”童继平的老?#20197;詘不眨?#20182;亲眼?#21561;劍?#24456;多水利条件不好的?#32487;?#24050;经抛荒。相比守着一亩三分地,农民更愿意出门打工。如果开发盐碱地种稻的经济效益不高,农民就很难有积极性。

    而且,我国不缺水稻。李立秋表示,今年我国在水稻种植面积上比上年?#39038;?#20102;1000多万亩。

    但对于海水稻的商业化前景,米铁柱信心满满。青岛海水稻研发中心提出,其长远目标是要为国?#20197;?#21152;1亿亩耕地,多养活8000万人口。“商业化推广的效果如何,要交给市场去检验。充分的调研表明,海水稻的潜在市场需求非常广阔。”

    米铁柱指出,有?#32487;?#25243;?#27169;?#24182;不意味着不需要开发新的土地资源。“土地抛荒的本?#35797;?#22240;是经济效益不高。不能因为有土地抛荒了,就否认开发利用盐碱地的价值,这在逻辑上根本不成立。”至于经济效益的问题,米铁柱认为无需担忧。“我们有大量成片盐碱地可以进行规模化、集约化种植,这比分散、传统的农田耕种成本要低,效益更高。”

    那么,我国有增加水稻产量的需求吗?

    “我国也许不缺普通水稻,但海水稻是能满足高端需求的水稻。”此前报道介绍,盐碱地中微量元素比较高,海水稻矿物质含量比普通稻高,再加上其生长过程中少受病虫害侵扰,可以做到天然绿色。“现在一直在说产业升级,说供给侧改革,我们做的就是这个工作。”米铁柱说。

    科学上有意义,宣传上要克制

    海水稻的另一大亮点,是它的亩产水平。

    2017年经过小面积测产,有试验?#20998;?#30340;亩产量达到近621公斤。这一数字也在之后的报道中被反复提及。但始终没有明确的是,所谓的“小面积测产?#20445;?#31350;竟是种植了多大面积?

    米铁柱向记者确认,这一材料的实际种植面积为?#22856;?#21313;平方米,测产了几百株,亩产量为折算而来,是一个“理论评测结果”。

    “这就应?#30431;?#28165;楚,否则容易引起误会。”李立秋说。

    李立秋反复强调,从长远来看,我国的耕地面积确实不够。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是刚需,但耕地红线的坚守也是底线。如何利用目前不能利用的土地,对农业科技工作者来说是个大课题。所以,研究耐盐碱水稻,做粮食安全的战略技术储备很有必要,从学术上来讲,他支持深入研究。也许有一天,我们还真能研发出?#35270;?#39640;盐环境的真正的海水稻。

    “抗盐水平不错,产量水平也不错。”童继平坦言,从耐盐碱水稻研发的角度来看,海水稻确实有所突破。

    但让专家们“意难平”的是“浮夸”。“本来这些年,科技界就有浮躁之风。做研究可以,但别总想着‘抓眼球’。拿商业营销那一套来做包装,就丢了科研工作者应该有的严谨、客观。”李立秋说,这才是业界专家跟海水稻“较劲”的主要原因。

    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数
  • <dl id="gwmu8"><menu id="gwmu8"></menu></dl>
  • <dl id="gwmu8"><ins id="gwmu8"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gwmu8"><tr id="gwmu8"></tr></div>
  • <dl id="gwmu8"><menu id="gwmu8"></menu></dl>
  • <dl id="gwmu8"><ins id="gwmu8"></ins></dl>
  • <div id="gwmu8"><tr id="gwmu8"></tr></div>